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  招聘信息  第一智库微博  安邦咨询  ANBOUND 高格全球文化项目论坛
中国智库 China Thinktanks

类延村

西南政法大学中国社会稳定和危机管理研究中心副教授

徐洁涵

西南政法大学

在实践过程中,政务公开显露出严重的“形式主义”问题,具体可解构为公务人员被动作为、政务公开工具闲置、政府角色延滞等弊端。同时,政府担忧司法纠纷、潜存类主权意识、缺失公共性责任、执行政策偏差等则成为削弱政务公开效果的重要因素。针对政务公开的现实困局,政府应从规范化建构与系统性塑造两个维度着手,以健全法律法规、明晰权力责任、优化岗位配置、完善激励体系、整合公开平台、衔接跨部门信息、健全社会评议机制、增强公众认可度为路径,充分发挥政务公开各类技术性工具的作用,通过技术现代化达成提升政务公开效果的鹄的。

林采宜

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

劳动收入是主导居民消费的长期因素,占居民初次分配总收入的比例平均在80%以上,2004年以来,社会零售总额增速一直高于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这与居民财产性收入提高有密切关系。2018年以教育、医疗、文化、金融中介等不包含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服务性消费增速显著上升,从2017年约9%的增速增长至2018年约35%的水平。消费升级导致的结构调整对GDP增长贡献显著。

赵晔琴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城市中心、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

随着第一代农民工年龄的增大和逐步返回农村,出生于1980年以后的新生代农民工已经陆续成为农民工的主体。新生代农民工已经逐渐从“经济型”向“生活型”转变。他们对城市的认同超过了对农村的认同,他们不再是暂居城市,而是倾向于在城市长期居住,并且有举家迁移的倾向,这些都使得他们对获得城市稳定居住的需求更加强烈。新生代农民工进城务工,住在哪?买不起房,没有稳定工作,住房权怎么落实?面对大量外来者的住房需求,政府又是如何应对的?

管涛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曾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司长

4月19日,中央政治局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当前经济工作的会议公报,引起了市场广泛解读。认为随着经济触底,已见政策顶者有之;认为经济依然下行,需政策加码者亦有之。笔者以为,当前宜保持经济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不要轻易发生过紧或过松的政策摇摆。

魏后凯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当前,我国城镇化已经进入重要发展阶段,正在由速度型向质量型转变。应统筹推进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坚持以人为核心、以提高质量为导向、以城市群为主体、以就近就地转移为重点,全面提高城镇化质量,让广大人民群众充分分享城镇化的红利。

吴康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城市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国家发改委近日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重点建设任务》,首次提出“收缩型城市”的概念,这标志着“收缩”作为城市发展变化的另一面,得到了国家层面的重视。对各级地方政府来说,则意味着必须超越传统“增长型规划”的“路径依赖”,积极应对“城市收缩”这一未来空间规划与城市治理需要正视和解决的全新命题。

徐奇渊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中国社科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在关于减税降费,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特别强调要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不过我们要注意,执行减税降费的过程需要避免两个坑。第一个坑,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存在博弈,如果二者关系平衡不好,可能会导致严征管大幅削弱减税降费的效果。第二个坑,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缴税行为有很大差异,所以在减税过程中,实际效果有很大的不对称性。

贾康

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导

应该把握好积极财政政策的三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在“积极财政”的表征之下,财政政策怎样掌握好总量方面的调控优化。这一政策于总量上是一定要有扩张特征的。第二个维度,财政政策的不可替代性又在于,在配合货币政策做总量扩张的时候一定要更多地承担优化结构的任务。第三个维度,中国要完成经济社会转轨,财政还必须动用公共资源去积极推进在改革深水区的攻坚克难:不仅要把钱花出去支持方方面面的经济活动,同时,还得“花钱买机制”,把调控、服务都寓于改革之中。

张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2012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的主要特征从“易热”转向“易冷”。市场内生的经济增长动力变弱,市场内生的广义信贷扩张动力变弱。这种环境下,货币政策收紧需要尤其慎重。在经济易热难冷的新千年初期,货币政策可松可紧的时候选择偏紧更安全。在当前阶段经济易冷难热环境下,货币政策可松可紧的时候选择观望更安全,需要继续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维持政策利率在较低水平。

程实

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财政和金融的关系过去是非常明确的,就是财政决定金融。财政(特别是一系列扩张性财政政策)的聚焦方向,大部分都是资本密集型或者说是资本消耗型产业,需要金融配合。财政政策的落地也需要国家间接融资力量的帮助,因为中国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经济体。但是,现在这一特点正在发生改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
宏观经济结构国际比较分析
城市生活价格压力指数
“一带一路”专题
安邦书评
目录与检索
关注安邦咨询
查看更多
本站排行 1Think Ranking
第一智库时间 1Think Times
近期国内市场对宏观政策趋紧的担忧,造成了一定的市场波动。政策部门需要意识到,2019年的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信心仍然很脆弱,经济下行的压力仍然很大,因此不能因一两个“超预期”经济数据而导致过于乐观。现在仍是“经济冬天”,要有“过紧日子”的心态,要小心呵护来之不易的市场信心。今年的中国,实际上没有“本钱”去搞政策“偏紧”。
国内资本市场大跌之下,央行官员开始出面解释货币政策。央行官员称,稳健货币政策总体上力度得当、松紧适度,原来并没有放松,现在也谈不上收紧,始终与名义经济增速相匹配。央行副行长刘国强称,央行没有收紧货币政策的意图,也没有放松货币政策的意图。判断货币政策要记住四个字“松紧适度”,政策取向没有变,央行会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
专家们表示,一季度GDP增速仍然是中国10年来的低点,经济内生动力明显不足,中国宏观经济的主要特征正从“易热”转向“易冷”。 在这种易冷难热的大环境下,中国宏观政策应保持稳定,不过对于货币政策是该紧还是继续松市场显然有分歧;但大规模减税降费的积极财政政策尽快落地却是共识。
北上资金的连续流出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A股市场的稳定。4月25日沪指大跌2.43%,深成指大跌3.21%,跌破10000点大关。4月北上资金大举流出已经超过200亿元。北上资金在这个过程当中的角色已经发生变化,之前杀跌时是稳压器,现在已经变成为杀跌的一股力量。分析人士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跟香港市场对资金的监管存在关系。
近期,国际油价连续上涨创下半年多来新高。受此影响,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调整参考的原油价格变化率正向运行且幅度逐步扩大。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23日第七个工作日一揽子原油平均价格变化率超过3%。4月26日国内成品油价大概率将迎来年内第七次上调,预计汽、柴油每吨上调190元左右,折合92#汽油每升上调约0.15元,0#柴油每升上调约0.16元。
巴基斯坦驻华使馆商务参赞巴达尔•乌•扎曼近日表示,本月即将签署的第二阶段中巴FTA零关税类目预计313个。中巴贸易自由化率将达92%至93%。但巴基斯坦农产品向中国出口仍旧很少。扎曼希望中国企业来巴基斯坦投资建厂,但至今落地很少。值得注意的是,中巴两国比较,中国市场标准较高,这也是导致巴基斯坦产品难进入中国市场的原因。
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特约链接
凡本网站转载的文章,均由原载媒体审核后发表,仅反映原作者自己的观点,不代表“第一智库”网站的观点。
About US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639号
中国-东盟基金·安邦合作项目 中信信睿·安邦合作项目
(安邦集团)北京安邦世纪国际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1993-2013 Anbound
法律顾问:君合律师事务所 | 京ICP备11036713号-1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110923号 | 营业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