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  招聘信息  第一智库微博  安邦咨询  ANBOUND 高格全球文化项目论坛
智库简报 Thinktanks Briefing

Jason Furman

哈佛大学教授、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原主席

如果经济出现了快速的、非自然的放缓,有很多政策工具能够而且应该解决这个问题。但如果是经济增长的结构性放缓,而政府又试图逆转这种放缓,就会适得其反,创造更多而不是更少的风险。展望未来,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增加经济增长的结构性潜力。

格雷戈里·艾伦

新美国安全中心兼职高级研究员

尽管中国在人工智能研发和商用上具有优势,但中国领导层认为,与美国相比,中国的主要弱点在缺少顶尖人才、技术标准、软件平台、半导体技术方面。清华大学的《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8》统计了全球人工智能人才分布。据该报告,至2017年底,全球人工智能人才库有204575人;其中,美国排名第一,有28536人,中国排名第二,有18232人。但是,中国在顶尖人才数量上仅位列全球第八。排名第一的美国有5518名顶尖人才,而中国只有977名。

丹尼尔•艾肯森

美国卡托研究所赫伯特·A·施蒂费尔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朱欢

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美国禁止某些中国的电信产品,同时中国对美国产品进行既不明确又有可能是无限度的审查。它提供的是虚假安全感,代价是供应链的碎片化。相反,中美两国政府应同意建立一个基于最佳商业实践的框架,将所有信息通信技术产品纳入一个客观的、统计上有效的网络安全评估体系。这种体系更有可能抑制保护主义,同时带来真正的网络安全和更持久的经济关系。

埃里克•法恩斯沃思

美国美洲委员会暨美洲协会副主席

中国目前已经成为拉美地区老练的参与者。对北京而言,关键是要更好地了解在拉美地区活动的独特要求,注意带有地区敏感性的言论和行为。就美国方面而言,应该争取将中国的合法活动纳入更广泛的区域建设,寻求就区域问题进行高级别定期对话,以解决冲突,并在冲突发生前防止困难的出现。这不应该是事后的补救,而应该是两国区域议程中的优先选项。

道格•班多

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本月早些时候,朝鲜情报部门负责人金英哲访问华盛顿,确认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可能于下月举行第二次峰会。金正恩同韩国总统文在寅已经有过三次会面,他们不久有望在首尔举行另一次会晤。不管怎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现在领先,他见过金正恩四次。而弗拉基米尔·普京和安倍晋三正在等待他们的第一次会晤。这些数字很重要。

乔里奥·普格列瑟

伦敦国王学院讲师

贸易摩擦可能滑向非常有害的贸易战。由于经济减速,中国针对特朗普攻势的国内应对措施可能需要升级。不过,习近平和特朗普的关系据报道仍然友好,两位领导人为了可能的和解一直为对方保留面子。在双方谈判之际,有些方法可以缓解紧张局势。一些小幅象征性措施,如人员和学生交流或放开旅游签证,可能会给美国经济带来福音,因为旅游部门有积极的外溢效应。可以确定的是,中国经济很可能比白宫预计的更加富有韧性。

吉姆·奥尼尔

高盛资产管理公司原董事长兼英国财政部长,现任查塔姆研究所主席

必须要打一场争夺贸易或技术主导权之战的想法完全契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经济和外交政策的认识。占主导地位的大国因为自己落到第二位而感到自我怀疑或信心丧失是很自然的事。但就像全世界在发现美国成为单一最大经济体时所做的那样,美国必须学会克服这种情绪。此外,长期经济增长背后的两大主要驱动因素是一个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规模及其生产率。中国的人口规模远大于美国,因此中国经济的名义规模在某一时点超越美国是顺理成章的事。印度的情况也同样如此。

托马斯·芬加

斯坦福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曾经长期任职美国国务院,国家情报委员会前主席

一些评论认为,《中国影响力与美国利益》的报告反映了美国自信的衰退和对中国崛起的恐惧。这样的判断是错误的。认为我们从其他国家处获得的待遇应该与我们给予他国公民、公司、非政府组织及其他实体的待遇相同,这种态度表明我们是多么强烈地致力于公平性,而不是表明我们畏惧竞争。

Cecilia Joy-Perez

美国企业研究所政治经济学方向研究员

Derek Scissors

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研究员、中国国际 投资追踪数据项目负责人

编译:张舜栋

最近半年来,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员国数量迅猛增长, 从先前的75个增至如今的117个。在未来四年内,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和工程项目总价将有望超过1万亿美元。但是,正如我们反复指出的那样,尽管一带一路倡议近年来发展迅速,但这并没有根本上加快或改变中国对外投资和输出工程建设服务的趋势。就目前来说,中国对外输出的工程建设总量要大大超过投资总额,国企是其中的主要参与方,而他们主要关注的行业是能源和交通基础设施。

美智库兰德公司

未来中国在发展中世界的政治、经济和外交活动将更趋活跃。但总体上,中美在发展中世界的关系既不是针锋相对的冲突关系,也不是紧密的合作关注。例如在东南亚地区,美国的核心关切是中国在南海地区的活动,而中国则坚持美军舰机进入争议水域前必须获得许可。在东南亚以外地区,中美之间是一种平行伙伴关系,即两国各自为战、互不合作,但都为了达成相似的目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
宏观经济结构国际比较分析
城市生活价格压力指数
“一带一路”专题
安邦书评
目录与检索
关注安邦咨询
查看更多
本站排行 1Think Ranking
第一智库时间 1Think Times
从宏观上看债务是个负担,是个窟窿,是个包袱,是个发展中的问题;但从微观角度看,债务有积极意义。 现在的GDP规模、资产规模、资本过剩程度、央行释放货币、债务规模、债券市场规模等都比过去大很多,中国与世界均是如此,现在的债券市场和债务工具的运用,与过去有很大不同。这种趋势下,与债务规模相比,债务体系的稳定运行、交易畅通才是政策部门更需要关注的重点。
稳就业仍是国内的头等大事。9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介绍,受中美经贸摩擦和经济下行压力等因素影响,我国就业结构性矛盾有所上升,部分行业招聘需求有所下降,稳就业面临一定压力。孟玮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将会同相关部门认真实施就业优先战略,进一步完善应对举措,多管齐下稳定和扩大就业。
今年以来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已陆续落地显效。9月19日,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表示,全年减税降费规模可能超过年初预计的2万亿元。企业受益的同时,财政收入增幅明显放缓,一些地方财政收支紧张。在这种情况下,更要加强预算绩效管理,把钱用在刀刃上。把低效无效资金省出来用于急需的领域,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
中国内地上市企业业绩表现较为低迷。2019年上半年,中国大陆上市的3583家非金融企业利润同比减少2.5%。出现亏损或利润下滑的企业占46%,较上年恶化了10个百分点。除了汽车和零售等最终消费相关行业外,一直以来对经济构成支撑的房地产行业的利润增长率也出现放缓。下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部环境更为严峻,上市企业业绩预计难以取得较快复苏。
9月18日,美联储再次降息,以帮助维持创纪录的经济扩张,但暗示进一步下调借贷成本的门槛提高,引发美国总统特朗普迅速而尖锐的批评,反映了美国政府与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分歧。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指出,美国经济前景“良好”,称决定降息是为了“防范当前的风险”,包括全球经济增长疲弱和贸易紧张局势再度抬头。鲍威尔表示,围绕利率路径和经济前景“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美国货币市场利率罕见地在月中飙升,暗示银行系统遭遇俗称“美元荒”的流动性紧张。美联储9月18日再向美国银行系统注入750亿美元资金,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市场秩序。此前在银行间拆借市场出现流动性极度紧缺,一度推动美联储的指标利率自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升越目标区间。这让人感觉到或证实了市场的部分疑虑,即美联储无法控制其目标政策利率。
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特约链接
凡本网站转载的文章,均由原载媒体审核后发表,仅反映原作者自己的观点,不代表“第一智库”网站的观点。
About US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639号
中国-东盟基金·安邦合作项目 中信信睿·安邦合作项目
(安邦集团)北京安邦世纪国际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1993-2013 Anbound
法律顾问:君合律师事务所 | 京ICP备11036713号-1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110923号 | 营业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