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  招聘信息  第一智库微博  安邦咨询  ANBOUND 高格全球文化项目论坛
全球博客 Global Blog (中文  English)

彼得·尼古拉斯

凯西·吉尔希南

翻译:侯沫

特朗普政府在对待俄罗斯方面所做的要比其言论令人以为的强硬得多。关于美国是如何更加紧密地与俄罗斯打交道的,可以从特朗普的鹰派顾问传递出的一系列信息中得知。例如,特朗普政府向俄罗斯实体或是个人施加了一轮又一轮制裁,有时是在受到国会的推动之后这样做的。这些制裁涵盖了网络袭击、武器扩散、人权侵犯和入侵乌克兰等问题。此外在某些问题上,特朗普政府在与俄罗斯对抗方面要比奥巴马政府走得更远。

傅高义

费正清东亚中心前主任,社会学家,汉学研究学者

“二战”以后美国的领导人——我是那一代的人——都觉得和平可贵,为了和平,需要合作。当时国会中的民主党也好,共和党也好,都是愿意合作的。为了国家,为了一个更好的世界,他们相信合作最为有利。现在,他们变得都只会考虑自己的事情了。我想情况就是这样的。美国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

詹姆斯·诺尔特

纽约大学客座教授

在美中贸易谈判一次又一次号称接近达成协议后,谈判又一次陷入僵局。几乎所有的评论家都想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很少有人想过最可能的答案:这些谈判都是假的,他们本就没想谈成。几乎所有专家似乎都相信特朗普真想要一份协议。对此,我从一开始就有所怀疑。他的目的从始至终都是为加征关税寻找借口,他认为关税有利于美国经济和他的政治利益。对特朗普来说,关税本身就是目的。谈判是假,因为特朗普根本没想拿关税来做交易。

考希克·巴苏

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科技可以推动人类进步,也可以使人类后退,这是需要我们警惕的。今天我们也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由于技术的进步,对传统劳动力的需求将继续下降,这增加了发达国家的社会不平等现象和青年失业率,并导致全世界的工资支出占GDP的比例都在下降。而我认为,让机器替换掉大部分无聊的、重复性的工作是好事,真正要注意的问题在于,因技术进步取代劳动力所获得的利润,不能仅仅进入少数人的口袋,而应由全民所共享。

相蓝欣

瑞士日内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史与国际政治教授

中国首次举办亚洲文明对话,意义重大,但对话的要义是什么?长期以来,中国的外宣毫无建树,花钱不少,收效甚微。主要原因是方法生硬,概念混乱,逻辑上自相矛盾,语言更是文理不通。译成外文,诘屈聱牙,常常让人不能理解。近几年来,中国领导层不断强调要“讲好中国的故事”,但请的“专家”几乎全是“歪嘴和尚”。其实最要紧的是讲好中国的理念。中国故事有目共睹,无须渲染,中国理念模糊不清,必然引起外界的疑虑。

拉蒙·马克斯

三十多年来,美国军方一直被排除在发展中程导弹能力之外,现在要迎头赶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美国不仅必须尽快发展这种导弹,而且还必须将这些能力纳入其作战战略和战术。海军陆战队和海军已经在探索如何让小型步兵部队使用中程导弹,与隐形、速度更快的舰艇合作,夺取和封锁马六甲海峡等海上咽喉要道。未来的常规战争将越来越由网络、无人机和导弹主导。我们不能再指望美国一只手被绑在背后来迎接这样的挑战。《中导条约》不得不被废除。

霍华德·戴维斯

苏格兰皇家银行主席

美国总统特朗普从上任伊始就明确表达了其对金融监管的态度。他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在每增加一项新监管措施的同时至少要有两项旧监管措施进入撤销程序。但欧洲方面却未表现出如斯的放松管制热情。欧洲各国政府似乎认定并不值得去承载那些庞大且充满风险和波动的金融企业和市场,而美国政府仍将金融业视为纽约的比较优势。哪一方做的选择更加明智我们暂时还不得而知。

罗伯特·卡普兰

美国《大西洋月刊》记者,新美国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欧亚集团高级顾问。他也是将于明年出版的《马可波罗世界的回归:二十一世纪的战争、战略和美国利益》的作者

美国《大西洋月刊》

美国的道德目标也在减少。美国人是否愿意继续维护欧洲和亚洲的自由秩序——正如他们在过去70年所做的那样——现在变得愈发可疑。 虽然美国的民主制度蓬勃发展,并在印刷时代(print-and-typewriter age)成为世界的光辉典范,但这种辉煌是否能延续到数字时代(digital-and-video era)仍是一个未知数。确实如此,在当下时代,美国的民主制度与其说是一种激励,毋宁说是一个空中楼阁。

JEFFREY FRANKEL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教授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

那么多年以来,美国人都误解了朝鲜的核威胁,也误判了这个问题的解决路径;他们还误解了美中两国间的双边贸易赤字,过度高估了其重要性。如今随着特朗普总统威胁要对中国设立新的贸易壁垒,而美国又必须依靠这些壁垒来协助遏制日益危险的朝鲜,这两个问题已经变得紧密相连,可是美国官员在如何应对这两者方面似乎还没什么头绪。

胡禄铭

马来西亚安邦首席代表

安邦咨询(ANBOUND)

和其他东盟国家相比,马来西亚是比较能够接受共建“海上丝路”的国家。作者认为,马来西亚应该在经贸上扮演更显著的对话协商角色,鼓励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的技术交流和转移,以及中国和东盟企业,尤其是新兴行业之间的互补合作,达到互惠互利的商贸关系。同时,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东盟国家,更需要积极探索新的中国市场,利用新海上丝路所带来的契机销售本国商品。

杰弗里•贝德

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

布鲁金斯学会

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前段时间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进行了直接通话。虽然此次通话是特朗普接受各国领导人祝贺当选的一系列电话中的一部分,该新闻也加剧了外界对其外交政策应对能力的担忧。特朗普不听从政府专业人士建议的做法将带来巨大风险;此外,特朗普不仅对长久以来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知之甚少,并且对由于无知而采取行动所带来的潜在危害似乎也不以为意。 The news that President-elect Trump has spoken by phone to Taiwan’s President Tsai Ing-wen as part of the series of congratulatory calls on his election heightens concerns about Trump’s foreign policy deftness. There are serious risks posed by his failure to take briefings by government professionals, and he appears to have little respect for the potential damage of actions taken without understanding long-standing U.S. 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s.

李成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兼外交政策项目资深研究员

徐培婧

高级研究助理和沟通协调员

布鲁金斯学会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李成和徐培婧表示,习近平呼吁增加人才在智库和政府间流动,以及他将海归人员招揽入党的做法,令智库成为培养和招揽党的领导人的全新渠道。 Cheng Li and Lucy Xu write that Xi’s call to increase the exchange of talent between think tanks and the government and his efforts to bring foreign-educated returnees into the party lay the foundation for think tanks to become a new channel for fostering and recruiting party leadership.

贺军

安邦智库高级研究员

安邦咨询(ANBOUND)

China’s market development has entered the stage of industrial exchange; its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are moving outward while the foreign service industries are entering China.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enterprises must adapt to this situation. 中国市场发展已进入到产业交换阶段,中国的制造业要向外走,国外的服务业则要向里走。中国政府和企业都要适应这种形势变化。

王立杰

研究员

.

投融资体制机制改革,要通盘筹划。纵向看,市场体系(运行载体)、规则体系(导航系统)、监管体系三大体系建设、深化改革,每一项都不容疏忽。横向看,财政、货币、金融(银行、证券、信托)、征信、评估、仲裁等等,每一方面都要建立健全。从功能看,关键是资金、信用资源的渠道布局,包括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间接投资中的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从市场体系的总体看,市场的纵向层级之间,横向环节之间都要贯通;重点要打通纵向的任督二脉,使以价格发现为主要形式的市场动力形成机制和以价格信号为主要表现的市场动力传导机制建立健全,成为资源精准配置的载体。按照全国、地区经济发展阶段资源配置的战略需要,能更加安全、高效、精准地配置投融资资源、特别是信用资源和公共政策资源。

王立杰

研究员

.

以生产关系经济利益价值取向为核心的生产方式、既实现生产关系价值取向又实现资源配置效率的经济运行载体、既有调节生产关系作用又有调控资源配置作用的经济运行状态的调控机制三者之间,都需要在理论上和逻辑上加以明确地区分。这也正是出现非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之后的社会实践所显示出来的理论必要性。但是,对此未加以区分地并列对比,成为一直以来关于市场经济的主流经济学最惨重的悲哀。

王立杰

研究员

.

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需要转换经济运行载体,建立健全市场经济的运行体系、规则体系和监管体系。不论传统经济体制下经济运行的效能如何,在行政体系为主的经济运行载体中,几乎都是以上层建筑的反作用而建立和维系社会主义价值取向的生产关系再生产;正因为经济运行载体转换,如果还要坚持社会主义价值取向,还要重构生产关系再生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
宏观经济结构国际比较分析
城市生活价格压力指数
“一带一路”专题
安邦书评
目录与检索
关注安邦咨询
查看更多
第一智库时间 1Think Times
从最近公布的一系列宏观数据来看,中国经济随着从去年年底实施的一系列宏观政策效果的逐渐消退,又呈现出回调的趋势。这也表明了中国经济的新的内生动力仍然较弱,同时支持经济增长的传统因素也在熄火。今年经济下行的压力比此前预期的要严重,恐怕要做好形势转坏的打算。除了国内问题,外部环境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需要对今年的中国经济下行趋势提高警戒。
全球政治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交易,只不过有的时候交易的是利益,然而在一些特殊的时刻或是节点,整体利益格局和秩序可能会被置于次要位置,这个时候政治交易的就是公众情绪和公众情感。互联网时代的社会,需要的不仅仅是政治,政治很多时候都与利益相关,可一旦利益的格局和秩序出现裂痕的时候,政治的利益基础就会失稳,这种时候更有效的是正确的公关策略。
人民银行将于6月26日在香港发行200亿元1个月期和100亿元6个月期人民币央行票据。此前,人民银行已三次在港发行人民币央票。与前三次相比,本月即将发行的人民币央票期限缩短,且发行量增加。分析人士认为,缩短期限,可在有效调节短期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的同时,不至于对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总量造成持久的影响。
当地时间6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健康状况引发各界的高度关注。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默克尔总理的健康状况是个敏感问题,德国是欧洲的核心国家,也是欧元区的核心国家。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德合作具有重要意义,是构建“1+3”经贸格局的重要支撑。如果默克尔因健康状况而退出,不仅会对欧洲及美欧博弈造成显著的影响,还会对中德合作产生不可忽略的影响。
国际房地产服务商戴德梁行6月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受中美贸易战影响,来自中国内地的资金持续紧缩,自去年第三季以来,成交额10亿港元以上的大额物业成交中,中资占比为零;同时香港本地投资者也采取持平态度。与此同时,包括主权基金等在内的机构投资者趋于活跃,积极在港寻找写字楼的投资机会。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部分中小银行和非银机构流动性面临一定压力,但市场整体流动性合理充裕。全球多个国家货币政策转向宽松为我国货币政策调整创造了空间。下一步,稳健的货币政策将会确保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并凸显结构性特征,边际定向宽松的可能性或高于全面宽松。未来,针对部分银行的定向降准仍有一定空间。
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特约链接
凡本网站转载的文章,均由原载媒体审核后发表,仅反映原作者自己的观点,不代表“第一智库”网站的观点。
About US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639号
中国-东盟基金·安邦合作项目 中信信睿·安邦合作项目
(安邦集团)北京安邦世纪国际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1993-2013 Anbound
法律顾问:君合律师事务所 | 京ICP备11036713号-1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110923号 | 营业执照